悠伶惜

《不堪抄》同人本|终宣预售

很久没来发布宣传了,期间也出了很多事,生病、画手拖稿,也因此导致发售日期延后...最严重的事是收到印厂通知,40W字没办法印一本,只能分成上下两册,装订费和印刷费都X2,原本答应的售价已经没法做到了...上下册的话,不算画稿以及其他成本,光印刷费就接近九十一本...

最后还是决定定价99,我知道这个价格远远高出期望,不过既然答应了要出本,赔多少钱都无所谓的w

因为画手到现在也没有把全部画稿交上来,所以只能预售了。拍过定金的请拍下89的选项,没有拍过定金的可以去拍全款预售w

谢谢大家的支持

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10.5-c.w4002...

《不堪抄》同人本|初宣

对于lofter的各位来说这次没有什么新情报...惭愧

透了两张书模图供参考,还有一点点插画的细节

目前插画正在起稿

印量调查链接 http://vote.weibo.com/poll/137941996  

定金链接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49547481257


《不堪抄》同人本进度

我来蹭一波tag...因为之前看到有读者说想要拍定金链接,所以就做了一个。认为拍定金更稳妥的可以去拍。

十元不是全款价格,只是定金。

目前正在画插图写番外,balabala

其实原本打算番外都放在本子中的,目的是为了不让买了本子的人觉得不值。但既然大家都想要看番外,我决定再多写一篇发在网上,到时候会打不堪抄的tag

这篇文章也会收录在本子特典中ww

随手放一张扉页图预告一下,定金链接戳这个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549547481257

手机链接放在评论里了

印量调查链接在之前的文章下面

现在还是有一点担心,因为目前的印刷量厂子...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六章

第九十六章


2016年 龙番市


这是第十一桩案子了。


秦明摘下橡胶手套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这是几个月以来第十一个有共同之处的案子:死者都少了一颗后槽牙。


除此之外,他找不到任何迹象来表明它们之间存在着联系。每一件案子的作案人都是独立的,手法不同,动机不同。唯一相像之处就是消失的后槽牙。


仿佛背后站着一个无名的恶魔,微笑着挑战他的权威。


秦明离开办公室时看了一眼表,已经是深夜十二点。连续多日的熬夜苦战,这个案子终于也看到了眉目。


他难得的打了个哈欠,锁上了办公室的...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五章

第九十五章


但顾止的身体还是无法逆转的衰弱下去了。


“他的魂魄不全,内丹无法完全起效。”白琉璃拉上帘子,叹道,“他与你之间的法术已成,内丹只能替他吊着命。我也救不了他了。”


“恩,”岳绮罗点点头,“无所谓了。”


顾止一直撑到了来年冬天,起初,他还与常人无异。到了1974年的11月,他开始卧床不起。生命的光芒在他身上一天天的黯淡下去。


白琉璃在秋天来临之前就离开了草原,听无心说,他最后回到了重庆,隐居山中。他一直在等着龚红梅。


顾止最后的岁月是在床上度过的,1975年的三月份,草原上的春天...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四章

第九十四章


岳绮罗重新睁开了眼睛,但此时眼前仍是一片黑暗。她跪在一片草地上,青草之下,是漫漫黄沙。


她在幻境中圆满了几生几世,然而现实的鬼城不过才刚刚过去几分钟。她千年的野心就在这几分钟间化作了乌有,只剩下一个活着的空壳。


风声猎猎,岳绮罗伸出手,抓到了一把黄沙。鬼城已经不再死寂,它像是被赋予了生命,在无尽的永夜中复苏过来。狂风席卷着黄沙砖瓦在城内肆虐,岳绮罗看不见,却能听见瓦片从梁顶剥离的裂响。巨大的风声中,有隐隐的啸声回荡,似号哭又似兽吼。


岳绮罗迎着沙尘扬起脸,轻声道:“云骐,你满意了?”


“还不够...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三章

第九十三章


岳绮罗醒来时仍然仰面躺在床上,这意味着她弱小抗争的失败。她没睁开眼,静静地躺着,从头到脚的疲惫。


躺的久了,她渐渐感觉出自己身上是一件丝质睡衣,是夏天了。门外传来一阵金丝雀的啁啾声,此地是她在重庆的别院。


她想不通自己对着心口开了一枪,竟然还是打不破幻境。她试着抬了抬右腿,一阵彻骨的闷痛。岳绮罗闭着眼叹了口气,一万个不愿起来。


“绮罗?”有人推门进来,走到她的床前,“绮罗,起床吧。”


岳绮罗在床上翻了个身,继续装睡。


“还睡着呢?”那人用沾着水的手指拍了拍她面颊,冰凉冰凉的,...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二章

第九十二章


哐当——哐当——


岳绮罗睁开眼睛,她躺在一辆行进的火车中。


她不愿醒过来,想着闭上眼还能看到张显宗。然而即使闭着眼,意识也无可逆转的清醒了过来。


耳边的声音越来越真切,除了火车行进的轰隆声,她还隐约听到杯盏相撞的泠然脆响。一股咖啡香气钻入鼻中,有人轻轻地走过来坐在她身边,探了探她的额头,轻声道:“做噩梦了?”


岳绮罗偏过头,避开他的手。她不睁眼也知道是唐山海。


唐山海拿手帕给她擦汗,她又把头偏到另一边,便听他笑道:“明明就是醒了,还在装睡。”


岳绮罗怏怏的睁...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一章

第九十一章


岳绮罗霍然睁开眼,她躺在一张土炕上。


她在炕上瞪了半天泥棚顶,想起来今天该见到张显宗了。于是很利索的翻身下床,冲门外喊:“张显宗!张显宗——!”


不大的小屋里一片红艳艳的,地上摆着三四个柳木箱子,给她绊了一跤。她扶着梳妆台站稳,余光瞥见一个人影走进来,以为是张显宗,就很高兴的抬起头,僵住了。走进来的是个葫芦身材的漂亮姑娘,杨柳腰流水肩都裹在大棉袄里。是月牙。


岳绮罗的笑僵在脸上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她疑心月牙是恶鬼。


但月牙脸上洋溢着喜气的笑,走过来对她说:“哟,新媳妇惦记相公呢?”...


《不堪抄》第九十章

第九十章


荀陆离在自家门外捡到了一个小姑娘。


清晨出门打水时,他在门口搬到一个满身血污泥渍的东西。起先他以为是死在这里的动物,但翻过来,他从凝固的血块间辨认出一张姑娘的脸。


一股寒意窜上他的脊梁骨,他认得这姑娘。


煤山上的死里逃生,不过是前几天才发生的事。这几日他日夜兼程,才刚刚回到自己隐居的山林中。没想到这小女煞如影随形,竟只比他晚了一步。


荀陆离周身如堕冰窟,他想不通,自己的行踪是怎么暴露的?此处重岩叠嶂,林深势险,连猎户都不会到这里来,因此是个绝佳的隐匿之地。但千山万水都挡不住她,她是来寻仇的。...

© 悠伶惜 | Powered by LOFTER